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肉弹级别的肉体
肉弹级别的肉体

肉弹级别的肉体

「你能帮我个忙吗?」
  那是秋甜第一次给我发的短信,我现在都还记得我收到短信时的心情,我没有多问她具体是甚么事,就问她要怎么帮,原来是她家里给她寄了一床被子和若乾的衣服,足足有两大包,她一个人拎不回去,这才想着找我帮忙,我问明了地点,连中饭也没顾得上去吃,直接奔去了她们学校的校门口。
  秋甜还是那么的恬静和可人,身上的装束已经改变成了大人的成熟风格,相比起夏天的那种还是高中生叛逆期所穿的潮流服饰,我觉得秋甜的打扮更加符合我对於女性的喜爱。
  两个快递都很重,即使是我这样一个大男生帮忙,也要两趟才行,来到女生的宿舍楼下,我有些犯难了,宿管阿姨就坐在屋里正对着大门,我这样一个男生是不可能进去的,但这么大一个袋子秋甜也肯定拿不上去。
  人来人往,大家都看着我们,秋甜打算勉强尝试之际,那位宿管阿姨却忽然来了一道神来之笔:「你们干甚么的?东西不能摆在门口,堵道了都。」「阿姨,就是快递,她一个人拿不上去。」
  阿姨看了一眼包裹又看了我一眼,狐疑地问:「你是她同学?」「我是她男朋友。」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能感受到秋甜看向我的目光,我没有去验证,但我确实是感受到了。
  「那你帮她搬上去不就行了。」
  这位宿管阿姨的通情达理出乎了我的意料,跟我们学校的阿姨完全不同,「谢谢阿姨。」
  「记得搬完以后赶紧下来,宿舍里不能留男生的。」我们两个就在楼道里、走廊里接受着许许多多女生投来的惊讶的目光,有时也能听到一些尖叫,那是因为有女生穿着内裤就出来了。
  秋甜她们的宿舍是四人寝,房间很整洁,这倒是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很早就听说其实女生寝室要比男生寝室来的脏乱的多,看样子秋甜的寝室对於卫生打理的非常到位。
  「你就放这里吧。」
  我把包裹搬到了秋甜指定的位子上,「哪个是你的床位?这个就是吗?」「对呀,就是这个,怎么了?是不是很乱?」
  秋甜爽朗地笑着看着我,我一时看呆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对我笑,以往她都是和夏天一起出现的,即使是之前的偶然遇见,她从来都是带着浅浅的微笑,多少给我一种生分和冰冷的感觉,可能正是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特质,让我对她越发的好奇和想念。
  「你们寝室其他人呢?」
  「现在这个时候她们都去吃饭了吧。」
  「也是哦,这个时候是该去吃饭了。」
  「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
  「那我请你吃吧,算是谢谢你帮我搬东西。」
  「好呀,不过还得搬一趟。」
  我觉得我有一瞬间捕捉到了秋甜的心思,我直觉觉得她可能喜欢我,而且现在的状况是她要主动出击。
  我的内心里不太愿意相信秋甜这样的一个忧郁的女孩会是心机这么深的人,而且我还是她闺蜜的男友,但后来又开导自己在爱面前谁都有主动争取的权利,耍一些小手段又算的了甚么呢。
  饭后的我们并没有急於回到各自的学校,而是选择了去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坐坐,我们在咖啡厅里畅谈人生和理想,兴趣以及爱好,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包,原来秋甜真实的样子和我想象中并不一样,甚至是完全的两个人,她知识渊博、谈论古今自有其一番的讲解,我再没有见过比她更合我拍的女生了,那一刻我的灵魂和她的灵魂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我们的谈话竟然不知不觉到了下午的四点多。
  起身送她回校的时候,路过公园的一片小树林,那里有白鸽有麻雀还有花猫,都是大家平时养着的,不怕生人,路边有些饲料,秋甜抓起一把洒向了他们,可能是撒的方式不对,有一只鸽子直接往她手上扑,她吓得尖叫起来,脚步踉跄地往后躲,没想到脚底碰到了甚么被绊了一下,我的心思从始至终都在她身上,一把就及时地把她抱住。
  在我的怀里,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们彼此看到了对方眼睛里闪烁的光芒,那是爱的呼唤。
  「我喜欢你。」
  这句憋在心里多久都不知道的话我终於有勇气说出来了,秋甜很是诧异,立刻变得不安起来,眼睛躲避着我,我死死地抱住她不让她挣脱开我的怀抱。
  「不行的,不行,你的夏天的男朋友,不可以这样的。」从这句话里我听出了一丝希望,如果我不是夏天的男朋友是不是就可以跟她在一起了呢。
  「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我到现在才知道,我原来喜欢的是你,不是夏天。」秋甜尽管镇定了一些,脸上仍然是充满犹豫和为难,对於她来说这个决定实在是太难了。
  我知道机会只有这一次,如果没有把握住,那么我再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我不希望伤害夏天,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秋甜话说到一半,我再忍不住内心的冲动了,一把抱住了她就在那个小树林里,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她片刻地挣扎后再不反抗,那天晚上我们就睡在一起了。
  秋甜的身材以前完全看不出来是这么的火爆,平时她总是穿着保守,那天晚上我才见识到了甚么叫肉弹级别的肉体,她的乳房她的屁股还有那小蛮腰,就连大腿都是那么的巧夺天工。
  都说文静的女孩内心其实是闷骚的,有着一颗澎湃的心灵,秋甜在床上的表现让我沈迷,我虽然和夏天已经有过一些实战的经验,自认为自己已经算是花丛老手了,但秋甜把我狠狠地教育了一顿,原来我在女人面前是这么的毫无招架之力,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次的呻吟都让我想把管子里的精液狠狠地射进她的小穴里。
  我在鸡巴插进她身体里的第一下就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虽然多少有些失落,但还是竭力地讨她的欢心,我想这颗果实可能已经被她那个前男友提前摘取了,「是我操的爽还是XX操的爽?」
  「是你,你操的最舒服了,操我,不要停。」
  秋甜的反应跟夏天完全不一样,她在床上非常的主动,而且重点是她知道男人想从女人身上得到甚么,想听到她们说甚么话,我为此而深深地着迷。